加载内容…… 加载速度取决于您的连接速度!

【家乡美】北 辰:夏至时至,东南偏南

2016-07-04 来源:我de青春我de团 作者:北辰

 夏至时至,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去东山赴一个海角之约。驱车两百多公里,行程约三小时,一路向着东南偏南,越靠近海边,阳光越明媚,流云越迷幻,情愿是一段电影情节,从熟悉的地方拔离,不管不顾地,竟邂逅“一见钟情”。

  非鱼知鱼乐
  东山,对我几番“欲擒故纵”,我到底服了。
  一个念叨两年的海角之约,以为今日得偿所愿,却是在夜色迷蒙中悄悄潜入东山心怀。东山以一枚天心明月迎接我,柔软我内心的急切,并以数里之外的阵阵海涛,伴我一番夜语茶饮。未待我一睹东山的海天,她已在梦中安抚我,不急不急。
  次日一早,鸟鸣一粒一粒自窗外的紫荆树上滑落。我一骨碌蹦起来,兴奋地以为能一早扑进东山的海天,却还是被行程牵引,遇见另一处斑斓的笔墨之海。这个海有主人,大名谢黄洪,他至今不知道,于不经意间为我打开亲近东山之海的另类视角。
  在谢黄洪艺术馆,我还心心念念着海,却不得不于主人的珍玩书画之间赏玩。然后,不经意地撞见一墙海。没错,海立连天,霞彩迷幻,鱼飞其间,其名《非鱼知鱼乐》。却原来,是一幅鱼戏珊瑚。这就是我在东山遇见的第一处海。
640.webp.jpg
  《庄子·秋水》中庄子与惠子关于“鱼之乐”的对话,令后人琢磨千秋。“子非鱼,焉知鱼之乐”在哲学寓意上众说纷纭,且研习者能从中各得其乐。本意而言,人鱼异类,各有情怀,难求一也;谐音而言,可为“子非余,焉知余之乐”,独我的空间,他人未必能深入见识;或为“子非愚,焉知愚之乐”,被视为愚不可及的执著沉湎,他人未必懂得其乐无穷。
  在我,于东山幸遇此画,我以为另有深意,让我重新深味庄子与惠子的那一场对话。人之境遇经验各有差异,以己观人,以己心度他心,到底有局限,何必强求?对鱼而言,海即世界,对人而言,宇宙无穷,日月星辰尚且囊括其间,何况人乎?
640.webp (1).jpg
  东山画家谢黄洪的画作,可谓我访东山岛的第一课,《深海精灵》《斑斓》《追浪》《吞涛吐浪》《逍遥游》,已能洞见画家心里那片无穷之海,甚至一幅《昨夜星辰》已见海界深邃如苍穹,珊瑚闪耀如星子,鱼儿自在游弋,它们是在替东山代言,告诉我,要识海天之境,先往心里填进一个海。
  海上升明月
  这天午后,终于情难自禁地一头栽进东山马銮湾的海天。
  彼时的海天温和了,先予我一轮落日,再允我一场浪吻沙滩般的漫步。海天没有预期中的湛蓝,反倒被余晖刷成淡紫,与我的心绪恰切合拍,连吻上脚踝的浪也极致温柔,分明是浅浅的诱引。呵呵,翻山越岭来看海,到底急不得。
  不知漫步多久,海岸线上人声渐稀,沿岸留在沙滩上的字引起我的兴趣。“毕业了,相约明年”“亲爱的,以海为证”……每一句都让人心潮起伏,遐想万端,而海始终在低处,见证一切聚散。今日字迹终将湮没于岁月,唯有当时印记,但愿能铭刻不灭。忆想从前看海经历,崇武之海见证了诗样年华,平潭之海印刻了飞扬青春,那些光影定格在不可知的记忆深处。后来,于厦门之海经历时尚之魅,于济州岛的海见识异邦风情,还一度为了写个小说,数次到围头海边,触摸海的苍凉历史。
  今日所见东山之海,竟是亲切谦和的,润物无声的,细腻体己的。
640.webp (2).jpg
  暮色苍茫间,一抬头,见东边半岛出去的海平面上空,弥漫起暗红雾光,正诧异时,那红雾渐渐升高,不一会儿渐渐转为橙红,再为橙黄,直至檬黄,轮廓出来了,如漆墨中一枚蛋黄,蒙着薄薄海雾,竟是一轮羞答答的满月,自海中沐浴而出,仿佛连光晕也湿漉漉的,几分憨羞,才上天穹,便扯过薄云来遮掩,模样甚是醉人。我心头一喜,忙不迭地拿手机要拍。可惜,纵然手机像素再高,竟拍不下这般羞涩的海月。在叹惋没有相机之余,只好以摄影短暂记录片刻。好在,能心境安然享受这份海天盛筵。
  海岸边仍有不少人,如我静静漫步,借着海浪的微凉和白沙的余温,每一步都在和东山的海轻声密语,而涛声起落恰如海之回应。附近海域仍有渔船在作业,渔火和渔火深情交谈,都让涛声记录了。这一切,让天上静谧的明月尽收眼底。
  人间之大,胜景无穷,你可以带不走芳香和光影,但一定能带走记忆。比如此刻的,海上升明月。
  东临观沧海
  一夜涛声撩拨着我的心海,在领略夜海之后,我还记挂着昼天之下的海。夏至前后,北半球昼短夜长,为此,我清晨五点多开窗一看,顿时蔫了,到底还是错过海上日出。这季节,太阳早得不容商量,不愧是东南偏南,地理位置的规律颠扑不破。
  海边寓所周遭仍静悄悄,不料到海边一看,波光滟影里的海岸线上,早有天生的海之骄子们在戏浪弄潮,还有几处船家在收网。太阳早已高不可攀,俯瞰人间一切镜像,海边夏日的灼热也随之开始,要比别处来得早。
  天地朗朗,除却戏水踏浪的乐趣,要数渔家收网最吸引人。渔民们合作起网,一网要扯上一二十分钟,那是他们昨夜布下的渔网,经一夜潮涌,必能网住不少鲜活鱼虾。每一网上来,不少游客就聚集围观,并当场出价购下海鲜。想来,傍海人家,靠海吃海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日子必然是辛劳并充实的。在海产的基础上,发展旅游业,两不耽误,这真是造化给予东山人的厚遇。
640.webp (3).jpg
  到东山,绝不可以错失海鲜。此处名扬天下的海鲜美味,是但凡到过东山的人念念不忘的舌尖至爱,难怪东山人无一不力荐,无一不骄傲。因之海产业的发达和海产品的富足,这里建起的海产冻库,一度是亚洲翘楚。当然,应归恩于大海无私的馈赠。但即使大海是人类的天然粮仓,大海也不是取之不竭的。陪同我游历的东山人朱先生不无隐忧地告诉我,从前的紫菜能割三四水,如今大多只能割到二水了,以至于头水紫菜相当抢手。海鱼海草的细微变化,哪怕海水温度的细微起伏,渔民们都了然于心。他们热爱着养育他们的大海,同时也在忧虑着。
  在去往风动石景区的行程中,司机竟与我同姓宗亲,至今东山也仅此一户。原来他曾祖早年为避难,由内陆迁徙至东山铜陵海滨,由山民转为渔家,自此生根开枝。我一时好奇,追问他可知祖上是否曾历经国共在东山岛的最后一场战役。他频频点头,说老辈人多次提及,而且两个叔公被国军抓壮丁,其中一人进了蒋家警卫团,成了蒋家保镖。后来两岸亲人互寻,也曾有过数次往来,到底是一祖同宗,血浓于水的亲情,心中有爱隔山海啊。
  同一沧海,养育东西两岸,并不厚此薄彼。
  无我天地宽
  天高海阔,东南偏南的东山岛并不因偏于海角而失于蛮荒,除了海天风光和渔家海鲜誉满天下,其人文魅力也丝毫不逊他方。
  有两大人物不得不提,一为黄道周,一为谷文昌。二人一古一今,青史留名,可谓东山之幸。
  明末儒学大师黄道周,祖籍东山铜陵,其历职生平及书画成就均在风动石景区纪念馆有详细展示,此文不作赘述,免落俗套。但说,远至天涯海角,竟有能激励后学、名垂青史的典范大家,不得不让人对海角一隅心生赞叹。如此,还谈何蛮夷荒远呢?文化,是早早就根植于东山人的骨子里的,难怪东山岛虽小,却是名家人才辈出。
640.webp (4).jpg
  相较之下,老县委书记谷文昌是东山的外来者,却成了东山人民半个多世纪来最为爱戴的“谷公”。谷文昌自北而来,参加解放福建的战斗,解放后留驻东南偏南的东山。历时十四年,他带领东山人民治服风沙,将当时尚属荒岛的东山建设成生态海岛,改天换地的功绩笔墨难尽,真正践行为国为民的承诺,诠释人民公仆的真谛。无我之境,成就万民之福,天地为之动容,谷文昌因此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100位感动中国人物之一。
  东山岛何其之幸,有这两大灵魂人物入主东山岛史册,一为风骨,一为精神。
  我心慨然,并深感傅志雄老师于东山的两年挂职锻炼实在任有所值!两年前,傅志雄老师赴任伊始,之后多次代表东山发出邀约。时至今日,傅老师在东山收获的熏陶也成为吸引我的动因之一。东山不仅是风光之岛,更堪称精神文化之岛。
  车子绕行苏峰山兴建不久的环岛路时,我们在另一视角俯瞰东山海天,远望还可见澳角风姿,风车卓立于海角,风光独好。傅老师说,东山岛近年的旅游事业发展迅速,脚下这条环岛路,一年多前还只是规划,今日竟已全程通行了,神速啊。环岛路有数段高架,依山而建,面海成弧,傅老师说他曾经提议,这段路的规划建设能否尽量不破坏山体,多用高架,他就是希望所有的建设都要尽量尊重自然,与环境和谐,希望最大限度保护苏峰山的自然生态,而且这样也更有利于观赏风景。看来,在谷文昌工作过的海岛热土之上,傅志雄老师于潜移默化中深受精神熏陶。
640.webp (5).jpg
  由此看来,傅志雄老师也何其之幸,在人生追求的道路上,有东山铭刻下的印记。正如他所遵从的理念,不一定当多大官,但一定要做大事,他仍在孜孜以循,想必也将带着东山的从政记忆,奉行一生,天地旷阔。
  为此,我要衷心祝福他!也祝福我一见钟情的美丽东山!
  作者简介:
640.webp (6).jpg
  北辰,原名涂元伟,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,教育硕士,著有长篇小说《瓷花女》(九州出版社)等。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