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内容…… 加载速度取决于您的连接速度!

【看过来】美丽的海滩边,有这样一群赶海的村姑

2017-07-21 来源: 作者:

 
640.webp.jpg
 
  海岛夏季的金色沙滩是热闹的。拉山网的人们吹起了螺号,游泳的男女在碧波中荡漾飘浮,捞海螺的人们跳动在道道波纹中……这就是东山岛上夏日里的海,一道道风光无限且令人流连忘返的风景线。
  海边,写着勤奋劳作身姿的,还有那一群赶海的村姑。
  远远望去,那赶海的村姑,三五成群,头上戴着具有闽南特色宽边的斗笠,满满地将脸遮掩在里面,避开了那毒辣辣的太阳照射,用那双长满老茧的双手指尖,飞快地在海滩沙地上挖着抠着,一粒粒洁白如玉的文蛤、花蛤等海产品就轻快地被抄在手掌中。劳动,把赶海的村姑脸庞染成健康的紫色;阳光,将她们身姿抓拍成立体的玉照;脚下是洁净的海滩,身后是碧蓝的海水,手中是丰硕的劳动成果,脸上是写满了欢愉……
 
640.webp (1).jpg
 
  我们走近了其中几位正在陶醉于采挖海产的村姑,并与之攀谈起来。原以为这群拎着照相机,操着满口普通话的人们是“外乡人”,一听出我们的“地瓜腔”就特别的亲近,停下手中的活儿,忙着手把手地教我们怎么耙文蛤,如何识别哪儿文蛤多。“你们看,这么一大片海滩,并不是全都藏着‘宝’,要会‘看相’,这样你才能收获的比别人的多。”我们其中的几位顿时来了兴趣,按照村姑教的方法临时抱佛脚,现买现卖地劳作起来。可是不管我们如何努力,就是找不到蕴藏丰厚的文蛤滩地,耙子耙了几丈方圆,不是收获甚微,就是颗粒无收;满脸的汗水换来的仅仅是腰酸腿软的结果。大家只好无可奈何地“鸣金收兵”,满脸懊丧地再次请村姑为师。村姑们嘻嘻哈哈地调侃说:“秀才就是秀才,只有吃现成的本事。”
 
640.webp (2).jpg
 
  几位被村姑揶揄后心有不甘的“秀才”,再次挽起袖子想挽回败北的颓势,还是其中的一位大嫂憨厚的几句话圆了场:“一种虫吃一种树,我们干粗活比你们在行,可论起做细活儿,你们肯定一个顶我们一大班。兄弟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大嫂看似平常的话语,却如此的豁达与通情,比我们这些爱钻牛角尖的“文化人”的心胸开阔多了。由此我想到,人与人之间的亲和力,人与自然的亲近性,只要相互包容与宽谅,就能相得益彰。
  此时,一位在海边开海鲜大排档的摊主,拎着10多斤的文蛤走过来,我与几位正在品尝海鲜的外地朋友介绍说,东山岛的海鲜就是如此的味道鲜美。为啥?你看刚才我们所吃的“小管”,就是刚刚从拉山网的人们手中购买来的,从出水面到进入我们口中可以说不超过1个小时。你说,能不新鲜?
  一位曾经到东山岛实地考察的福建籍中科院院士,曾经告诉我,东山岛的碧海银滩是个宝,她比美国夏威夷的海滩更富有生机和魅力,尤其是富饶的海产更加诱人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顺手在海滩上一抓,就是鲜美异常的海产。他不无感慨地说,现在,随着工业的发达,陆地倾废,环境污染等问题日益严重,要找到一块像东山7个如此弯弯相连,含珠拱翠的圣洁海滩已经是相当难得了。虽然说,院士的溢美之词有些夸张,但是他所谈到的海水污染问题,确实存在。前阶段,浙江的毒赤潮,不是为我们敲起了警钟了吗?
  此时,落日的余晖反照在海滩上,把沙沙作响的海面映照成“半江瑟瑟半江红”,赶海的村姑也踏着夕阳归家。站在浅唱低吟的海滩,我想,但愿圣洁的海滩永远圣洁!
 
640.webp (3).jpg
相关推荐